0g4s s2qo 9fzj 00d4 757f 8mm2 4o06 0qa4 o6et ecqg
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财经 > 理财

爱建信托难了的哈尔滨计划

出处:理财周刊 作者:记者 程维妙 网编:尹文武 2018-10-21

C2018-10-21理财周刊1版01s001

起起落落11年,爱建信托“哈尔滨计划”的陈案还没有了结。日前,爱建信托母公司爱建集团发布公告透露案件最新进展,项目双方第三度对簿公堂。而在这漫长的诉讼纠葛期间,爱建信托一度从行业前列跌落至行业末流,又在近年爬升回行业中游。业内人士称,目前爱建信托的业务类型还有待扩展,经营模式仍相对保守,不过今年爱建集团整体的资产重组、引入外部合作或将为爱建信托带来新的生机。

a1

11年未解旧案

爱建集团在最新公告中称,全资子公司爱建信托日前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3项诉讼,要求被告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爱达”)及其相关方偿还债务本金及利息,累计涉资8.62亿元。

这已经是爱建信托与哈爱达第三次对簿公堂,此前双方已交手过一个回合,各在被告席上站过一次。

事件要追溯到11年前。2006年4月,爱建信托设立“哈尔滨信托计划”,对应的信托财产为位于哈尔滨市爱建新城13万平方米的地下商铺,但由于哈爱达未能如约交付信托资产,且地下商铺有效商业面积不足,权证法律文件不全,该信托计划从2009年4月延期至2012年4月后依然没有兑付。期间,哈爱达实际控制人颜立燕涉嫌经济犯罪,致使“哈尔滨信托计划”的兑付面临巨大风险。

双方首次在法庭上对质时,爱建信托站在原告席。2011年6月一审判决前,双方和颜立燕就“哈尔滨信托计划”所有债务签署的协议书,令爱建信托追回了部分资产。

根据处置方案,哈爱达应付爱建信托19亿元债务,其中哈爱达以关联企业上海新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抵付债权金额11.6亿元人民币,新凌公司的股权过户到爱建信托名下;哈爱达应偿付债务7.4亿元,并以相应房产做抵押担保。颜立燕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此后哈爱达仅完成抵债房产的预售登记工作,抵押部分的债务未予清偿。不仅如此,哈爱达还试图进行“翻案”。2016年,哈爱达又以原告身份将爱建信托诉讼至黑龙江高院,称2011年与爱建信托签署协议书等文件时,被爱建信托利用实际控制人颜立燕面临刑事判决不利地位,这种行为当属无效。随后,爱建信托子公司旗下位于上海的52套房产(约3.64万平方米)全部被法院查封。

业绩起伏不定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诉讼恐怕是在所难免的。据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今年年中发布的一则统计,有32家公司涉及167件诉讼,金额超220亿元。

长期诉讼对公司是否会产生巨大影响也要一事一议。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介绍,很多案件非常复杂,可能持续的时间比较漫长。一个案件对公司业务会不会产生影响或者产生多大影响,比较重要的是这个案件的性质会不会对公司的主营业务产生影响,其中标的额是一个较大因素。

但爱建信托这场官司拉锯战不太寻常的地方在于,让公司陷入这场危机的并非只有哈爱达方面的因素,还与爱建系的几位原高管有关。

据公开报道,上世纪末,爱建系时任部分高层不断通过挪用信托资金炒股,导致巨额亏损。为了弥补资金漏洞,公司将这部分坏账以债权的名义转让给上海富豪颜立燕,并让爱建信托发行信托计划融资,共同开发位于哈尔滨的爱建新城地产项目,期待用地产项目的收益弥补资金缺口,直至2004年事件败露,最终留下数十亿元的资金窟窿。几位高管与颜立燕同案,于2011年获刑。

高管的“地震”,自然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1986年8月成立的爱建信托,曾享有多个“业内第一”的头衔:全国首家民营非银行金融机构;2001年通过香港品质保证局升级转版的审查,是国内金融行业中第一家通过ISO升级转版的公司;2002年,在一些小型公司还找不到业务方向时,爱建信托率先研发推出中国第一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誉为“信托业立春”的标志性事件。在当时,“爱建信托”这四个字在上海金融界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但在2005-2010年期间,爱建信托业务几乎停滞。到了2011年,爱建信托资产规模在披露公司中滑落至倒数第三。

更直观的冲击在爱建信托年报中也有所体现。北京商报记者梳理2009-2016年间业绩报告发现,在2009年和2010年的年报中,爱建信托都在阐述信用风险状况时表示“由于哈尔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需要兑付,因此总体评估信用风险水平高”。在2009年爱建信托时不良率飙升至29.86%。

迫于坏账压力,爱建信托通过核销等手段加快处置坏账。资料显示,爱建信托在2009年计提各类信托贷款及投资坏账准备高达12.57亿元(2008年为12.7亿元),而当年营业收入仅为6213万元。2010年爱建信托核销呆账1003.25万元,当年不良率降低至8.05%。2011年爱建信托继续核销呆账624.1万元。2012年年报中,爱建信托已表示,历史遗留不良贷款已足额提取坏账准备。

有望迎新生机

在大力处置呆坏账的同时,爱建信托还在2012年增资20亿元。增资后,爱建信托固有资产规模和信托资产规模增长迅速,业务产品线更为丰富。

数据显示,爱建信托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连续多年保持增长。根据2016年年报,爱建信托当年营业收入已上涨至11.69亿元,净利润6亿元。

对于和哈爱达的纠纷中仍余下的8.62亿元未解诉讼,是否会给爱建信托造成较大影响,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即使是收不回来的资金,该计提的计提过了,就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能收回来,则可以算是一个“重大利好”。

值得注意的是,爱建信托目前在信托行业仍处于中游位置。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信托规模等指标在行业内均排在68家信托公司的30-40名之间。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爱建信托的业务开展相对还不够市场化,一些行业主流业务也没开拓,在行业中影响力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近两年爱建信托自营业务中的信用资产不良率飙升,2014-2016年分别为0.3%、2.29%和3.69%,这个指标在2009-2013年间曾一路下滑,分别为7.17%、3.06%、1.75%、0.66%和0.57%。爱建信托在财报中“自营业务分析”部分披露,2014年增加了股票二级市场投资,至当年末投资余额为6622.73万元,在2015年证券市场整体下行情况下减少投入,至2015年末股票投资余额仅剩426.91万元。

近年不良资产率飙升是否与此有关?公司未来业务开展方面有怎样的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爱建信托想做进一步了解,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对外宣传由集团负责,而爱建集团相关人士的回应为以公开发布的信息为准。一位信托业人士分析称,2015年股灾中不少信托公司不良资产率都有明显增长,单从这一项数据不能反映公司管理水平。

在爱建集团今年发布的信息中,有两点颇为引人关注的一是爱建集团两大股东广州基金和上海均瑶集团之间的股权争夺,对此,业内认为与爱建集团持有的信托和证券等牌照不无关系,企业对稀缺金融牌照的争夺之意尽显。另一个焦点是爱建集团拟通过爱建信托增资扩股曲靖市商业银行。对于这一计划,分析人士表示,这有助于增强爱建集团业务链条,补强公司的金融业务结构,增加未来盈利能力。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整体来看,爱建集团通过资产重组引入外部合作人的做法或将为集团和爱建信托带来新的生机,加上大股东如果利用好牌照开展业务,也能带动爱建信托的业务扩张。

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爱建信托此前发布招聘信息,大规模招兵买马。招聘覆盖信托业务部门负责人、信托项目经理、量化配置研究、宏观策略研究、法务合规经理、会计核算经理、文员等27个岗位。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文 宋媛媛/制表

右侧广告